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农垦改革 > 正文

轻舟已过万重山 ——绰尔河农场改革10年采访录

来源:呼伦贝尔农垦报
作者:板井
字体大小:

今年8月,记者再次来到绰尔河农场,在这之前来过两次,一次是2013年参加新闻与摄影研讨班,一次是2014年采访爱民干部。

这次来恰逢农场改革10年。

10年总能说明一些问题了。绰尔河农场的改革“改”了什么呢?农场和员工们的生产生活都好起来了吗?改革的经验有哪些值得垦区借鉴?国有农场该如何定位与发展?两天的走访,收获颇丰,感慨万千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改革10年  翻天覆地的变化

2014年采访爱民干部王福强时,他是五队队长,现在已升任场长助理,他一脸灿烂的笑容,比上次健谈。

我问他:“今年是农场改革第10个年头,作为亲历者,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呢?”他瞪大了眼睛兴奋地说:“这10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呀!”

他说, 没有2008年的改革,就没有农场的今天。绰尔河农场1970年建场,一直发展很慢,到了80年代,有本事的人都走了,剩下的靠养畜为生,种地的年终倒挂(欠农场)几千甚至上万元。2002年土地承包包不下去,只能让干部种,到了2007年底始终没有好转。

2008年初,以胡立民为首的新班子开始改革,把土地收回农场统一经营,当年盈利374万元。此后战果逐年扩大,到2011年纯利润达到1480万元,创历史新高,人们欢欣鼓舞。

王福强越讲越兴奋,他说,农场增效后,农业基础设施、公益事业都上来了。就说水泥晒场、烘干塔吧,这么气派,过去哪敢想啊?他指着窗外的停车棚说,员工90%都开车上班了,这么大的棚子,如果车全来都停不下,你说这变化大不大?

在绰尔河,和王福强有同感的人很多。8月4日清晨5点,我见到机关大楼的门卫李强,他今年58岁,一直在机关当后勤人员。他说:“过去农场可不行,我干一年工资才开50元,常年借面吃。胡场长上来搞改革,大伙多挣钱了,我去年还开4万来块呢,和过去比太知足了。”

清晨6点的商业街上,只有“生态客栈”家庭旅馆开着门,接待室的女青年叫董孟秋,她说:“店主人出差,我替他们看店。”听说我要了解农场的情况,她饶有兴致地讲开了。她爱人叫鄂伟杰,今年28岁,是改革后第一批就业的,前年当上了车长,去年工资5万多,如果出勤多点,工资还能高呢。看得出她对家庭对农场都充满了乐观。

这天早晨,我在天池文化广场遇见打篮球的王金龙。他是场电视台记者,谈起农场变化,他感慨地说:“最大的变化是干群和谐了。去年集团公司在这召开岭南5场工作会,来了不少领导,农场没一个上访的,过去可不是,一有活动就有人来闹。这几年农场实力强了,欠员工的旧账也还了,大家的收入上来了,能不安心吗?”

采访途中,农场宣传部部长李相侦不停地给我讲农场的变化。他说,现在农场有话语权了,员工们也有尊严了。改革前因为农场穷,农场人在外不敢亮身份,农场的姑娘想法子往外嫁,现在大翻个,都知道农场有钱了,柴河地区的商业服务部门可认农场人了,林业、地方政府的姑娘也纷纷往农场嫁,农场人真的扬眉吐气了。

在一队见到队长高风阳和书记李绍林,俩人都说今非昔比了,土地由农场统种后,年年盈利,场子增效、员工增收;风气也好了,打官司告状的早就没了。

农场统计部门提供了一组数字:2016年农场总资产12537万元,负债9163万元,资产负债率73%,改革前的2007年总资产1265万元,负债2333万元,资产负债率184.4%。

2016年人均收入2万元,改革前的2007年人均收入0.585万元,同比增长241.9%;2016年职均收入5.7万元,改革前的2007年职均收入1.35万元,同比增长322.2%。农场盈利总额2008年至2016年总计8746万元。新增农机具349台(套)。10年中农场用于公益性建设资金3682万元。这些数据充分说明,10年改革带来的变化确实不小啊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改革挖掉穷根  大多数人受益了

改革要触及一部分人的利益,改革的结果又能让多数人满意,不容易,让干部、群众都满意,更不容易,但绰尔河农场做到了。绰尔河的改革赢得了人心。

在采访中得知,绰尔河改革主要是改了导致多数员工贫穷的根源,即个人承包使国有土地碎片化的机制,遏制了因土地占有不均而贫富分化的被动局面,使分散经营成本高、效益低的落后生产方式得到彻底改变。

总结其经验,就是改革要符合生产力发展的要求,要符合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,让大多数员工高兴与满意。如果落后,多数群众仍然处在温饱甚至贫穷状态,他们是不会高兴与满意的。大多数员工的要求,往往代表了事物乃至社会发展的规律与趋势。

历史上凡是有建树的人,都是顺势而为者。这次在绰尔河农场走访,有5个人都提到了一件事,说2008年3月18日,时任海拉尔农垦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的范红旗,带着胡家才副总还有各部办领导,来农场动员改革,要求农场收地、统种。当时,范总讲话很强硬,“只要农场改革,要钱给钱,要物给物,要人给人。”“只要把土地拿回来,你们什么手段都可以用,出事我兜着!”

范总哪来这么大的魄力呢?场长胡立民说:“当时范总说了一句话让人动心,他是这样说的,‘绰尔河农场不把土地收回来,就没有活路!’从员工手中往回收地,确实很难,但这是大势所趋。”

绰尔河农场的改革是被贫困“逼上梁山”的,不改,农场与百姓的日子都难过。

农场办公室主任郝建华回忆改革前的状况说:“土地分到个人手中,农场一点积累也没有,想干事干不成!每到年底场长就犯难,总有要账的,老干部医疗费要报,贫困户还要救济。我在八队当队长时,大冬天修火墙的钱拿不出来。2006年和2007年干部一年开支不到两万元。员工因土地不均,两极分化严重,干群关系也紧张。”

谈起改革,场长胡立民说:“海农集团果断决策与支持,呼农集团领导几次来调研鼓励,是我们改革的强大后盾。农场广大员工群众都想过上好日子,算起来有95%以上的人拥护改革,这些都坚定了我们抓好改革的决心。”

胡立民分析说:“改革的阻力主要来自500亩以上的大户,他们靠地多挣到钱了,要保护即得利益。当时全场500亩以上大户有67家,这67户中也有经营好的、差的和不挣钱的。盈利的坚决反对改革,经营不好的无所谓,中间的就持观望态度。所以改革真正触及的是极少数人的利益。我们采取的策略是保证绝大多数人的利益,限制极少数人靠土地发财,让农场强大起来,让大多数员工通过农场富起来,这就是我们改革的目的。”

农场在改革进行时,始终坚持“缩小差距”这4个大字,把农场的土地收回统种统营,实质上取消了大户。一部分员工经过培训进场上班,一部分员工成为灵活就业人员,农场把扶持的土地由原来50亩增加到70亩,并鼓励支持他们发展养畜,从事旅游开发及第三产业。

农场办公室主任郝建华说:“统种之后,效益显著,农场一方面扩大再生产,一方面回报全体员工,多办公益事业,对灵活就业的加大扶持力度,对上班员工提高收入。尤其在工资分配上农场提出向一线员工倾斜,胡场长带头不要高工资。如果按照集团公司的规定,场长工资不得超过员工平均工资的6倍,胡场长年薪可拿到30多万元,但胡场长只限定在十四五万元。”

在绰尔河农场,员工工资增长较快,2016年、2017年一线员工工资平均超5万元,车长的工资最高能拿到六七万元。

场长胡立民说:“统种之后我们重点是增加一线员工的收入,因为他们是农场财富的主要创造者。现在所差的是从农业上分离出来的人员,也就是灵活就业人员,这部分人农场给30亩生活田,另外身份田到期转为扶持田,并增加到40亩,合起来70亩地。个人不种农场给予出租费每亩180元,高出市场价,主要是鼓励、扶持他们从事养牧或第三产业,包括正在兴起的旅游业。”

在绰尔河农场,养畜是家庭增收的主要渠道。在场部居住的员工王金龙说:“我家3口人,我2009年就业,去年开支5万元。我爱人在家从事养牛,夏天交给群里,冬天喂点草往外一撒,很省事的,一年能卖七八头肉牛,平均每头5000元,每年保持存栏二十四五头,生活是蛮不错的。”

为了体现改革成果员工共享的原则,农场着力解决员工的后顾之忧。四五十岁的员工普遍关心子女就业问题,农场改革10年间,共分3批吸收200多人就业,令许多老职工非常满意。场长胡立民说:“如果单纯考虑农场增效,临时雇工要比扩大就业省钱得多,但就业是民心工程,农场发展的目的是让多数员工们安稳和快乐,不能只考虑农场利益而忽视了员工们的利益。”

绰尔农场因为坚持改革成果全体员工共享的原则,所以改革虽有阵痛,最终还是实现了和谐稳定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农场强大了  员工才能共富达小康

绰尔农场1970年建场,风风雨雨几十年,体制机制变来变去,并未走出穷窝。十年改革路,一条金光道。今天的绰尔河人认准了这个理:国有农场的土地不能化整为零、分田到户,只有农场强大了,资源整合了,农场员工才能共富达小康。

场长助理王福强当过二队队长、五队队长,他对农场“分田到户”带来的弊病深有感触。他说:“土地分到户,生产队只剩下破旧的办公室,啥物件没有,更没有积累,干部说话也不灵,帮种地吧,人家不听你的;想修路吧,场子没有钱。种地大户一年盈利几十万,让他出点修路钱根本不可能。”

据他分析,国家号召先富带后富,现在看大户富了不可能去带动大家富。这种分田到户的机制,使得员工个人顾个人,越来越自私。农场因为放弃了土地经营权,经济来源有限,没有能力搞建设,丧失了凝聚力,说扶贫帮困也是空话。

分管农业的副场长冯德生说:“员工们依赖土地,但是个人种地水平和能力确实不行,投入也上不去呀!这几年农场统种后,全部大机械作业,成本降下来了,效益也非常明显,全场一共不到9万亩,统种面积达7万多亩了,那1万来亩作为员工的生活田和扶持田。这些年员工个人的70亩也都自愿交给农场种,农场一亩地返租金180元,高出市场价30元,农场如果不统种,也就没有扶持员工的能力。”

统种能使土地产生最大效益。农场有了积累,帮助员工脱贫致富就有了保障。据了解,改革后农场已出资1450万元用于扶贫。

五队青年员工董元权正做麦收前的准备,见到我们兴奋地说:“以前外出打工,一年下来辛辛苦苦的,能剩一万多块算是不错的,2012年在农场就业后,收入年年增多。去年出勤200多天,开了4万多元,而且工作稳定了,能不满足吗?”

我们问场长胡立民:经过十年的改革,你对农场的存在与发展是怎么看的?他回答说:“过去把土地包给个人,农场犹如一盘散沙,内无活力,外无形象,当地政府和林业部门都瞧不起咱。可如今,绰尔河农场在柴河地区,能和林业局、地方政府平等地坐在一起了,而且还被高看一眼,这些都充分有力地说明,国有农场只有整合资源,员工只有组织起来,才有地位、有发展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改革不会一帆风顺  担当需要为民的人

改革是发展的动力,但改革会引起阵痛。绰尔河人对改革有共识:不改革农场没有出路,但要改革阻力不小,大多数员工有改革的愿望,但属于弱势群体,少数暴富户阻挠改革,人数虽少却强势。但是为了大多数人利益,农场一定改革,而且终会成功,所以说,改革的领导者,要有担当精神与为民情怀。

如今在绰尔河农场说起改革,人们总会或多或少提到场长胡立民,都说他敢担当、负责任。人们认为,他平时不显山不露水,但是非常有原则性,不利于农场的事、损害群众的事他是不会做的。一队队长高风阳说:“胡场长这个人知人善任,所以绰尔河的干部都能专心工作,没人搞不正之风。”

采访中笔者也被场长的胸怀所感动。知情人介绍说:“个别人找不到改革本身的毛病,便对胡场长搞个人攻击,扬言要让你场长当不成,让他进监狱,谩骂、恐吓、陷害无所不能。扎兰屯市检察院、呼伦贝尔市委派牙克石反贪局先后来农场查他,自治区纪委也来过,但胡场长脚正不怕鞋歪,依然抓改革。”

笔者也和胡立民场长探讨改革要不要承担风险的问题,胡立民说:“改革是有惊无险。改革对领导者是一次历练,作为一场之长,总得为大家做点事吧!2008年,集团公司领导们来农场动员改革,我要是不干,别人也能干呀,所以这不是哪个人的事,这是关系到农场发展、百姓富裕的大事,要当这个场长,就要考虑改革,不能考虑个人得失。我们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为农场为百姓,没有为自己,只要方法得当,就不应该怕这怕那。因改革引起的一些矛盾甚至上访告状,但最终一切都会化解的。当领导,为百姓办了好事,得罪几个人还是事吗?现在大多数员工都有了获得感,我觉得付出很值得。”

郝建华说:“开始收地确实难啊!难怎么办?场长带头先收亲属的。我当队长先把弟弟的1000亩收了,他能告他哥吗?当领导的都一条心,都从大多数员工的利益出发,总会得到承认的。我们每个场领导、每个队长真的不错,场领导班子是新的,队长全是竞争上岗的,都有一股子闯劲儿,不服输呀!干部如此为民,改革必然成功。整合了分散的资源,解决了苦乐不均的问题,天下能不太平?”

敢于担当的领导,必定是忘我为民的人。胡立民是这样的人!王福强在讲到胡场长时说:“场长的压力,不光是人的阻力大,还在于刚收回土地时,要啥没啥,种地全靠现张罗,管理一大摊子呀!双重压力,但场长有精气神,他做到了以场为家,真是个好带头人呐!”董元权说:“场长是本地人,知道老百姓的想法,总是为员工着想,口碑非常好。”

场长胡立民在和我们座谈时说:“看到大多数员工有了幸福感,我觉得,个人的付出和我们班子的共同努力,都是值得的。”

我问道:“干部们说你没私心,农场风气正,工作好开展,这个你是怎么看待的?”胡立民说:“人都是有私心的,我也要养家糊口,农场那几年太穷,我当队长、书记时,收入根本不够花,也想去个好场子,因为上面不放才没走成。人有私心是正常的,但关键得把握住,不该得的不能要,做人做事不能自顾自己,弟兄们跟咱干一回,得让他们都富起来。”

绰尔河农场改革10年,成就辉煌。他们勇敢地付出了,他们理应得到丰厚的回报。改革需要上级坚定的支持,也需要广大员工的配合,但是决定性因素还是农场的领导者们。

祝愿绰尔河农场的明天更加辉煌!

 日期:2017/9/7 9:53:16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