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农垦旅游 > 正文

孤松口的传说

来源:呼伦贝尔农垦报
作者:张吉平 李相侦
字体大小:

在绰尔河农场场部东2公里的固里河畔,有一个地方叫孤松口,这一带山高水深、林海茫茫,白桦亭亭玉立,杨柳婀娜多姿,但在南北两山之间的开阔地带,却只有一棵苍翠的松树傲立于群山之下。为什么方圆数里仅有一棵松树呢?原来这里还有着一个久远的故事。

 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,这一带人迹罕至,只有野兽在这里出没,后来在石勒喀河流域,鄂温克一个部族在此游牧,人马就驻扎在风光宜人的固里河畔。

  一日,鄂温克族姑娘玛妮正在小河边专心淘洗着衣服,突然有一位身穿皮装、胯下骑着一匹枣红色骏马的鄂温克族青年前来河边饮马,当姑娘见到青年的时候,立刻被小伙子十足的英气所吸引。就是双方对视的一刹那,玛妮脸一红,急忙低下头,不时地用木槌捶打着衣物,而小伙子也被姑娘的美丽所倾倒。小伙名叫安道尔,是鄂温克另一个部族的青年,正好打猎路过此地,不巧遇上姑娘玛妮。

  此番过后,安道尔再也无心全天候狩猎,常常是借故转到小河边专程等候心上人的再次出现,而玛妮也正值豆蔻年华、情窦初开,与安道尔别过后,在家做事更是常常心不在焉,有事没事就往河边跑,等待和心上人再次相会。当安道尔再次见到玛妮姑娘后,便鼓足勇气深情地对姑娘说:“玛妮,嫁给我好吗?我会给你幸福的。”玛妮姑娘含羞地点头应允。

  当玛妮的爷爷知道这一切后,心想玛妮父母去世早,与自己相依为命,又见安道尔帅气十足、心地善良,而且善骑射,心中甚喜。但他表面上并没有答应,对安道尔说:“固里河流域的南山一带有一头黑熊曾伤及好多个猎人,如果你能将此熊降服,我便将玛妮嫁给你。”安道尔听完此言,向爷爷深鞠一躬,便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  第二天一早,安道尔备好弹药,挎上弓箭,只身来到南山,寻觅黑熊的足迹。行走间,在一块巨大岩石旁的大树下,远远看到有一个洞穴,在确信是熊洞以后,安道尔寻找一处最佳位置,手持猎枪耐心地等待着。日至三竿,安道尔忽然看到一头硕大的黑熊从洞中钻出,摇晃着身躯正准备下山。说时迟那时快,安道尔举起猎枪对准黑熊就是一枪,这一枪没打中要害,打在了熊的腹部。受伤的黑熊发疯似的直朝安道尔袭来,安道尔随手又拿起准备好的弓箭,使出平生气力将箭射出。这一箭好生了得,箭头直接穿过熊的脖腔,黑熊带着箭柄跑出十几米远后便一头栽倒在地,缓过神来的安道尔随后又补了一枪,黑熊彻底死亡,为猎民铲除了一害。

  不久,玛妮的爷爷因病去世,玛妮好生悲伤。几个月后,安道尔和玛妮在族人的帮助下,终于结成百年之好,相约永远相爱。他们选择向阳之处搭起了撮罗子(鄂伦春、鄂温克、赫哲等东北狩猎和游牧民族居住的一种圆锥形房子),决心终生在此狩猎。从此,安道尔每日在深山老林中追逐猎物,玛妮在撮罗子里熟皮张、晒肉干、缝制皮衣,虽说日子过得很艰苦,但夫妻恩爱,充满了幸福。

 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,一天傍晚,安道尔驮满猎物回到撮罗子时,眼前的情形使他惊呆了:撮罗子已经倒塌,一片狼藉,心爱的妻子倒在血泊中,两只饿狼正在拼命地啃噬着妻子的肢体。见此情景,安道尔怒不可遏,举起猎枪向饿狼射出了复仇的子弹。谁知由于心慌意乱,竟没有射中,两只红了眼的饿狼轮番向安道尔发起攻击。猎枪已失去了作用,安道尔便拔出猎刀,愤怒地刺向饿狼。经过几番激烈的搏斗,两只饿狼终于先后死于安道尔的猎刀下。身疲力竭的安道尔抱起妻子的残体放生大哭,直哭得大山为之哀咽,林海为之肃穆。

  泪水哭干之后,安道尔默默地按照民族礼节为爱妻举行了葬礼,在桦树林间的树杈上搭起了木床,残体放在木床上,进行风葬。安道尔默默守在木床旁,茶不思、饭不想,滴水不进。不知过了多少时间,安道尔变成了一棵苍翠的落叶松,之后越长越高,越长越茂盛,成为方圆数里唯一的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松树。

  从此,游猎在绰尔河、柴河、固里河一带的鄂温克猎民,都把这棵孤松当作神灵来崇拜,称“白那查”(山神),每当狩猎至此,都会拾一块石头放在树下表示敬意,久而久之,松树下的石头堆积如山,“孤松口”由此得名。

 日期:2018/3/6 15:00:54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